第七下载是国内最新、最齐、最安全的软件下载基地!
当前位置:首页 ›› 新闻资讯 ›› 思念是一种毒顾沉安然是什么小说 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

金花生安卓版 3.0.2.3

金花生APP是一款科学幻想的冒险逃脱游戏,一款针对广大消费者的...
授权:免费软件类型:购物时尚评分:6.0环境:Android语言:国产软件时间:2017-10-12
立即下载领取礼包

思念是一种毒顾沉安然是什么小说 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

2017年10月11日   作者:佚名   来源:本站整理   浏览:483   评论:0  

《思念是一种毒》是一本非常不错的言情小说,这本小说讲述了女主角被背叛,而后觉醒的故事,这本下搜女主角叫安然,男主角叫顾沉,很多朋友在微信上看到这本小说,却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,今天第七下载网小编就来为大家解答这个问题!

思念是一种毒顾沉安然是什么小说 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

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《思念是一种毒》小说?

《思念是一种毒》是一本言情小说,这本小说女主角叫做安然,男主角叫做顾沉,这本小说目前在樱桃阅读网连载,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可以去樱桃阅读网免费阅读!

思念是一种毒

小说字数:15万字

连载状态:已完结

连载平台:樱桃阅读

小说部分章节试读:

安然想,有些时候人的执念最是折磨。

可她没有办法,她喜欢顾沉,喜欢到发疯。

顾沉是她的心魔,也是她永久无法忘却的执念。

可寻寻觅觅求而不得,最是诛心。

所以最后,安然累极了,她对顾沉说:“你走吧,我成全你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夕阳的余晖下,安然的身影被拉出一条长长的直线,她寻寻觅觅的在厨房忙碌着,用了近四个小时,直到天色完全黑了,才做出了一桌子丰盛的烛光晚餐。

摆好饭菜,安然有些落寞的看着门口,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会正眼看她一眼,也不会吃一口她做的饭菜。

可她还是想要做一顿丰盛的晚餐,庆祝她的生日,也祭奠她五年的婚姻。

唇角苦笑了一声,爱一个人真的很难,她和他结婚五年,可她爱他却是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就开始的。

她爱他,原比他想象的要深沉,可终有一天,当她知道她永远都无法走进他心里的时候,她还是累了。

她想,放手吧,让他自由。

午夜十二点,门口终于有了动静。

安然心跳加速,紧张的站起来,着急的脚下不稳差点跌倒。

“回来了?”虽然男人醉醺醺的冷着脸,可安然并不介意,她面上笑盈盈的,“我做了醒酒汤,你喝一点吧。”

“嗤!”顾沉冷冷的笑了一声,“顾太太还真是贤惠。”

安然顿了一下,却还是像往常一样去脱他的外套。

顾沉一把将她甩开,对着门外招了招手,一个妙龄女郎走了进来,她轻蔑的看了一眼安然,然后像条水蛇一样缠在了男人的身上。

“既然顾太太一向这么大方,应该是不会介意我和别的女人一起睡觉的吧?”顾沉讽刺的笑,他腰身一沉,抱着女郎向着卧室走去。

安然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,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,本能的想要开口阻止,却滞闷的连带嗓子里发不出任何的声音,她眼睁睁的看着他,抱着别的女人进了他们的卧室。

“不要,顾沉!”安然终于艰难的发出嘶哑的声音,男人却愤恨的重重关上了门。

很快,卧室里就传出了令人羞耻的暧昧呻吟。

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,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,一下一下的戳在安然的心尖上。

安然双手环抱着坐在沙发上,烛火映照着她苍白的没有血丝的面颊,一滴滴泪水无声滑落。

他还是太恨她了,她已经选择放手,可他还是如此羞辱。

过了许久,卧室里终于没了动静,又过了一会,男人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。

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晚宴,那上面红烛燃烧的只剩下了不到五厘米。

“呵!顾太太还是和以前一样,喜欢制造惊喜和浪漫。”顾沉随手点然一支香烟,轻轻吐出一口云雾,隐藏在云雾中的侧脸,却冷的没有温度。

“呵,我想起来了,今天是你的生日对不对?顾太太,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心如死灰的安然,缓缓地抬头看向他,水雾般的眸子此刻间却清亮的仿若天上的繁星,看的人心生荡漾。

顾沉愣了一下,随即眉头皱的更深,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耐性,他拿出一叠文件,扔在了安然的身上,“顾太太,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,希望你喜欢!”

安然并没有伸手接,那份文件不偏不倚的恰好落在了她的眼底。

离婚协议!

安然看着明晃晃的几个大字,突然合着眼泪笑了出来。

相识这么久,第一次如此的心有灵犀。

她将离婚协议握在手中,转头看着他,强忍着尽量想要表现出一丝平静,可肩膀却颤抖的厉害。

她笑着说:“好,我答应你,顾沉,我成全你了,从今后你就自由了。”

顾沉深吸一口烟,看着女人清亮的眸光,心底兀的蹿出一把火,他手指捏着女人的下巴,“别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,你知道吗?每当你看向我时,都让我恶心,这回,你最好别再耍什么花样了,别让我更讨厌你!”

次日,空中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安然如约的上了顾沉的车,他们向着民政局一路驶去。

这是安然第一次坐在顾沉的车上,她曾经幻想过,她坐在他的车上,他开车带着她四处兜风,可没想到,她第一次坐进他的车里,他却是带着她去离婚。

也许是倾盆大雨的原因,民政局里的人并不多,一下了车,顾沉就急不可耐的向着楼上走,安然跟在后面不由得加快的脚步,却不想地面太滑,她踉跄着差点摔倒,本能的惊呼了一声。

顾沉冷笑着回头,“又想要耍什么花样?”他的视线轻蔑的落在她的脚上,“别再找借口了,就算想要摔倒,也等离了婚再摔!”

安然的脸涨的通红,她没有解释,只是更大步伐的向前走。

终于到了民政局的窗口,顾沉坐下后,毫不犹豫的飞快的填写资料。

安然看着资料表格,脑袋发昏,最终指尖颤抖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从民政局出来后,顾沉神采飞扬,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尽情的释放。

安然的心底生出一抹酸楚,只是脸上尽量压抑着不表现出来,她看着他飞扬的俊脸,心底突然冒出一个声音,这么多年,他有没有喜欢过自己?哪怕只是一点点,她张了张口,“顾沉,这些年,你……”。

“回去把你的东西都搬走,不然我全部扔掉!”不等她说完,男人的脸色就变得阴沉可怖。

安然最终无声的点了点头,心底苦涩不已,根本不用再问了,他是不会喜欢她的,自此后也许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。

半个小时后,顾沉去了公司,安然自己打车回到了家中,她环眼看着这个住了五年的地方,回想起了他们的新婚之夜,他把她丢在地板上,发狠的对她说: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你害死了青青,你占了她的位子,这个家是我为了青青准备的,容不下你这种女人!”

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地方,只是她再不会在这里。

安然终于放声哭了出来,她想要告诉他,青青不是她害死的,她也是受害者,只是她比青青幸运,那些人不知道为什么放了她,却不愿意放了青青。

可她即使说一百遍,男人还是不会听,谁让她是安家的大小姐,谁让她那天醋意翻涌,固执地非要青青陪着她去看电影。

结果,就发生了震惊全市的绑架事件!

她被放了,青青却没了,紧接着安氏也破产了。

他恨她,恨的宁愿不见了的人是她!恨不得让她去代替青青受过。

可安然也没有想到,为什么好端端的就发生了绑架?为什么他们会宁愿放了自己这个大小姐,而不愿意放了什么都没有的青青。

泪水肆意泛滥,安然颤微着站了起来,她开始默默地收拾自己的东西,从这里一点一点的摘掉自己的所有。

当她终于收拾到卧室的时候,猝不及防抬头看到了她和他的的婚纱照,心,再次被狠狠的戳了一下,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合影,她舍不得扔,小心翼翼的找来梯子,将照片放在了最安稳的地方。

终于,什么都没有了,安然带着自己的东西,落寞的走了出去。

夜晚,大雨还没有停息,顾沉一下班就心情很好的回了家,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感受一下,家里没有了那个讨厌的女人,会是什么感觉。

当他踏入玄关的那一刻,屋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,他迅速的开了灯,入眼是一大片干净的明亮。

没有了安然的东西,屋子里显得空荡荡的,但是却出奇的干净,就像是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的整洁,就连空气中都似乎有一些消毒水的味道。

顾沉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,他徒步走到卧室,看着光秃秃的墙壁,心底生出一丝失落,只是那失落的感觉消失的太快,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。

“嗡嗡嗡”手机恰好响了起来。

顾沉顺手打开,只听电话那头人声嘈杂,“顾总?忙什么呢?今儿晚上弟兄们都在酒吧呢?要不要过来一起嗨!”

顾沉想也没有想,“好,我立刻过去。”匆匆地穿上外套就出了门。

酒吧里,乐声鼎沸,人声嘈杂,弟兄们玩的很嗨,喝酒撩妹,载歌载舞。

顾沉坐在吧台上,一杯又一杯的喝酒,跟着弟兄们一起玩的不亦乐乎,甚至是玩的尺度想当惊人!

“呦!顾总今儿是怎么了?遇着什么高兴地事了?竟然这么嗨皮!”有人调侃。

顾沉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什么别的情愫,他一杯酒落肚,豪爽的大笑,“爷今天终于摆脱了一个女人,开心!”

好友周梓睿却是眉头一暗,“你,你和她……”

顾沉不悦的打断了他的话,“不要在我面前提她!爷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她了!”

不知情的人咧着嘴调笑,“哎呦,这谁呀,竟然还有让我们顾爷摆脱不了的女人?”他正说着,眼眸一瞥看到了一道身影,“啧啧啧,你们快看,那不是昔日的安家大小姐么?早听说她高傲的不可一世,怎么今天来这种地方了?”

另一人好奇的说道:“听说五年前,安氏破产的当天,这个安大小姐就被安氏家族赶出来了,安家的人到现不肯认她,说她一颗老鼠坏了整锅粥,是个下贱的女人,从那开始这个大小姐就消失了,没想到倒是今天在这里看见了她。”

又有人泛酸的说道:“她身边那个男人是谁?真是便宜他了!那么好的皮肉竟要被他给拱了!”

顾沉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,安然正被一个男人搀扶着往外走,她娇软无力地靠在男人的身上,醉眼朦胧迷离,红唇轻启,几分迷人。

这个放荡的女人!刚离婚,她就忍不住出来找男人,他匆匆地喝下几杯烈酒,转身走了出去。

酒吧门口,醉得不省人事的安然,正被陌生男人抱着上车,那男人看着她美丽的脸蛋,垂涎的口水都快要流了出来,迫不及待的张嘴就要亲下去。

“砰!”重重地一拳打了过去,那男人站立不稳,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,手中的女人却落入了别人的怀抱。

他气愤的捏起拳头,打算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破坏了他好事的人,一抬头,看见了顾沉,而那个女人竟然躺在顾沉的怀里。

陌生男人吓得立即上车,像后面有狼似的,一溜烟的跑了。

顾沉抱着女人,大掌狠狠的在她的臀部捏了一把,原本是想要惩罚她,却没有想到女人竟然娇媚的低吟了一声,声音酥软又诱惑,就像是魔鬼幻化的妖精一样,蛊惑着人去咬上一口。

大掌随即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巴,顾沉阴沉着眸子,语气比倾盆大雨还要凛冽,“安然,你怎么这么犯贱!”

“噗噗噗!”冰冷的水自头顶上方冲刷下来,一道道的顺着安然的额头流到她的衣服里,继而单薄的衣服瞬间紧紧的贴在了身上。

“唔!”安然终于清醒了过来,她挣扎着迷蒙的睁开眼睛,看了看四周,这是一个狭小的卫生间,外面还依稀可以听到嘈杂的乐声。

她怎么会在这里?她只记得自己心情不好出来喝酒,之后就醉了,再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安然摸了摸头,准备站起来。

“醒了?”熟悉的声音自头顶上方响起,安然全身冰冷,她抬着头,意外的看到了男人暴怒的脸。

顾沉?他怎么会在这里?

刚要张口,下巴却被他肆意的捏住,“贱人,我跟你说了,别用那种眼神看我!”

安然木然的垂下眸子,她的眼睛是天生的,她有什么办法?

“真是没有想到,看你平时装的跟圣女一样,现在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别的男人的床!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‘小姐!!”

安然蓦地愣了一下,连忙支吾着开口,“没,没有。”

顾沉手上更加用力,将她一张漂亮的脸蛋捏的变形,可她一双眼睛却比刚才还要蛊惑人心,“没,我真的没有!”

“还嘴硬!”顾沉冷冷的嘲笑,“你不是喜欢男人上你吗?今天我就满足你!”

安然双眸陡然惊恐交加,连说话都跟着颤抖,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赤啦!

裙子瞬间成碎片掉落在了地上,安然一颗心都提了起来,“不要,不要!我求求你不要!”

“唔!”

身体骤然一烫,她疼的掉出眼泪,他毫无预兆的粗暴占有!

“哭什么?五年前你想尽办法和我的父亲签下契约让我娶你,这五年来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机会让我上你吗?”顾沉豪不怜惜的冲撞,一边大手撕下她上身的衣衫,强迫她跪趴在马桶上对着镜子,“今天我满足你了,你是不是很开心?”

安然双手捂着嘴,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心底更是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,他们结婚五年了,他从没有碰过她,他们离婚了,他却在卫生间狠狠的占有她!

身体上的疼痛似乎麻木了一般,唯有心里像是被狠狠的撕开了一道口子,不停的流淌着鲜血。

顾沉低着头,双手压在她的身上,看着她像个奴隶一样在自己身下沉浮,心底蓦地生出巨大的快慰,猛然间抬眸看到镜子里她委屈的泪眼。

那双眼睛,迷离,痛苦,怨恨,相互交织,却更加激起了他的兽性!

“又在装!!”他更加凶猛!

安然抽搐着无力地趴在马桶上,觉得自己像个待宰的羔羊,无处逃脱。

这时,突然有人推门想要进来。

安然吓得心跳都快要停止了,可身后的男人却像是更加发了疯,她焦急不安的差点死掉,直到外面的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大笑着里去,她才像是又活了过来。

她转过头看着男人,脸上写满了哀求,顾沉看着她如水的眸子,心底却更是愤怒,“看什么?这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?”

头非常疼,身体更是千疮百孔,男人一个用力后,安然终于得到了解脱,她趴在马桶上,只剩下了半条命。

顾沉利落潇洒的穿上自己的衣服,抬腿就要走。

安然慌乱的抱着他的腿,“求求你,给我一件衣服。”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经不能够穿了,外面又是人声嘈杂,她怎么出去?

顾沉轻哼着冷笑,目光却无意间落到了她的裙子上,那上面沾染了一片鲜红的血迹。

“给你!从今往后,滚出我的视线!”他将外套像扔垃圾一样丢给了她,然后转身就走。

安然捧着外套,看着他毫不留恋的步伐,眸光渐渐暗了下来,她想,这一辈子,都不要再见他了。

两个月后。

安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新租的阁楼,只是这地方狭小,头顶上方的墙面是倾斜着的,每次进出只能走一边,不然很容易撞到头。

屋子里放着一张床,一个小电视,外加一个半人高的衣柜,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。

又是一整天,安然一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找到,自从安家落寞,她嫁给了顾沉后,顾沉就再也没有让她出去工作过,可她毕竟毕业于名牌大学,应该还不至于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

只是每次去面试的时候,面试官一听她的名字,首先想到的就是她的身世,确定她是昔日的安家大小姐之后,看向她的眼神里就多了一丝别的意味。

“这不是当年的安家大小姐吗?五年不见了,怎么又出现了?“

“据说当年安氏就是被你搞的破产的?一夜之间数十亿资金不翼而飞,那些钱究竟是不是你私吞了?”有的人,甚至当着她的面嘲讽。

安然身心俱疲的躺在床上,五年前,爸爸死后,安氏破产,她就被安氏家族的人赶了出来,五年来她夹着尾巴做人,没想到今次出来找工作却处处碰壁。

她不得不放低自己的要求,不再找写字楼的工作,只求能有个温饱就行,可每次总是刚刚上班没多久,她就被炒鱿鱼了。

安然不清楚这究竟是背后有人在搞她,还是一切都只是个意外。

她将自己的简历从头到尾的看了两遍,觉得并没有什么地方要需要修改的,便拿出手机再次在网上投简历。

正在这时,接到一个电话,是一个餐厅的经理,他告诉安然,她可以在他们那边工作,每天工作八小时,额外加班的话会有加班费,唯一的一点就是工作比较辛苦。

安然想都没想立刻就答应了,已经清闲了两个月,要是再没有工作,下个月可能连房租都交不起,她仔细的想了想,既然这个城市呆不下去了,就先努力赚钱,下个月拿到工资后就离开。

于是,她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了这家餐厅,经理将她带到了一个包厢门口,说是今天人手不够,来不及培训了,直接让她单独服务一个包厢,安然爽快的答应了。

经理走后,安然努力的平复情绪,见着包厢整理的干干净净她便站在门口,等到客人来了,她学着别人的样子,抬起头微笑,“欢迎光临!”

只是对上那双眼睛,她的笑容瞬间僵持在了脸上,顾沉,他怎么会来这里,这里并不是高档的消费场所,依着他的身份和性子应该不会来这里才对。

顾沉也看到了她,他刚毅的俊脸立刻就冷了下来,逼迫的问,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安然愣了一下,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,“我,我来这里工作。”

“工作?”顾沉犀利的眼眸上下打量着她,看她一身餐厅服务员的服装,便阴沉着脸说道:“谁让你来这里工作的?”

安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,她只好实话实说,“我在网上找的工作,我总得养活自己。”

顾沉刚毅的俊脸顿了顿,转身坐在椅子上,“那好,既然这是你的工作,那,给我倒酒。”

安然心里松了一口气,她看了一眼电子菜单,先通知上菜,然后走过去给他倒酒。

顾沉冷冷的坐在那里,脸上显出一丝寂寥,五年前这里还是个游乐场,那个时候他时常会带着青青过来,今天他恰巧路过,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过来。

可却没有想到,当初的那份怀念与青涩悄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竟是平静,心中似乎已经没有波澜了,但是,他却遇见了她,遇见了这个害死青青的女人!

顾沉猛然转身,安然猝不及防,一大碗热汤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,汤水溅了她一身,可她却抬起头,关切的问,“你怎么样?有没有烫着?”

顾沉看着她的眼睛,心头猛然烧起了无名的怒火,他捏着她的下巴怒吼,“滚!”

顾沉的暴怒,直接的后果就是,安然被无情的赶了出来,她的新工作还没工作两个小时就再次被炒鱿鱼了。

“经理,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这回我一定好好干的,刚才,真的是意外。”安然咬着牙小声的说道。

经理气的叫骂,“你知不知道里面那是谁?那是顾总,他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餐厅,你竟然不好好招待,还把汤水洒在他的身上,谁给你这个胆子的!”

安然低着头,顾不得被烫的通红的手臂,小声的哀求着,“我,我真的不是故意,可是,我太需要这份工作了,经理,再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经理板着脸冷笑,“可我们这里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,真是没有想到,一上来你就给我捅了这大的篓子,安老董事长何等人物,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败家的女儿!”

他现在非常的后悔,他就不应该听那人的话,这个时候把她叫过来上什么班,结果好不巧不巧的就碰到了顾大少!

这要是顾大少不满意了,伸伸手指头他们这餐厅还能活么?

听到别人提及自己的父亲,安然禁不住眼圈一红,她还想要说些什么,经理却突然从包里抽出几张钞票,“这里是一千块钱,你拿着吧,就算是我报恩了。”

安然愣愣的看着他,刚想要说话,经理却冷哼一声,直接将钱扔在她的脚下,转身走了。

安然看着脚下的钱,眼泪掉了下来,她弯腰捡起钞票,忽而间心底默默地想,也许过去真的错了,安氏是在她的手中没落的,也要从她手中崛起,哪怕不能再现往日的辉煌,也不能让安氏真正的沉寂没落。

她站起来,将钱放在包里往回走,刚要转身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嘲笑,“安然,没想到,你原来可以这么堕落!”

安然心脏猛然一缩,大脑瞬间炸开,堕落?为什么他刚好在这里,自己这么多天找不到工作是不是因为他?

“你!我找不到工作是不是你做的?”安然转过身,压抑着声线问道。

顾沉怔了怔,这个女人不会是魔障了吧?他哪有这个闲工夫?不过嘛,他走上前,居高临下玩味的看着她,“是我又怎么样?不是我又怎么样?

安然骤然垂下眸子,心跳都仿佛停止了一样,果然,是他!

他就这么不愿意看到自己,甚至不让自己在这个城市立足,安然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背过身往回走,

她必须要离开这座城市,这里已经没有了她的立足之地,但是总有一天她会带着安氏回来。

回到出租屋的地方,夜色已经很深了,安然紧紧的护住手里的包,路过拐角处的时候,忽然斜刺里冲出几个男人,昏黄不明的路灯下,他们看着安然的眼神垂涎欲滴。

安然一下子就慌了,她认得他们,他们是这个小区周边的混混,甚至有几个人是警察局的常客。

“你,你们想干什么?”她颤抖的问。

为首的混混笑眯眯的向着她靠近,“小妞,我们想干什么什么你不知道么?”话未说完,一群人就扑了上来。

安然嘶声力竭的叫喊,却被他们堵上了嘴,眼看着自己即将沦为他们的玩物,安然恼恨又绝望的闭上了双眼。

“砰!”一声重重的闷响,趴在自己身上的人骤然倒了下去,安然吓了一跳,待睁开眼睛,看到了站在她正上方的男人——顾沉!

怎么还是他?难道他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吗?

安然从地上踉跄着站了起来,那些混混们已经落荒而逃,她抿了抿唇,不知道要说什么,他跟着自己做什么?他不是要逼的自己离开吗?

她转身往新的房子走去,顾沉冷笑着跟上,“为了钱,你真的什么都可以做??”

安然停顿了一下,却最终还是默默然的继续往前走,她不想和他争辩什么,她很累,不想说话。

顾沉见着她竟然没有理会自己继续往前走,心头的火气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他跟着她硬闯进她新租的房子,狭小的地方,甚至还没有他的卫生间大。

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女人,习惯了高端享受后,她是怎么在这里住下的?

安然并不看向他,一句话也不说,她知道,无论她怎么拒绝,男人也会想办法上来,不论她说什么,他都会找到理由讽刺她,干脆,什么都不说。

安然默默的收拾着东西,明天就走,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顾沉一米八的身高勉强坐在床上。

安然看了他一眼,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没说话。

顾沉不悦的眯着眸子,“怎么不说话?”

安然忽而有些想笑,平时他都不理会她,现在又来和她说什么?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。

女人一再挑战自己的耐心,顾沉终于忍耐不住,反手将安然压在了床上,狠戾的说道:“为了钱,你连脸都不要了是不是?”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7down.com/article/225313.html
思念是一种毒顾沉安然是什么小说 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由第7下载整理并发布,欢迎转载!

Tags:责任编辑:wlf19960917
顶一下(340)
81.34%
踩一下(78)
18.66%
软件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,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    登录   注册
推荐阅读
热门内容
相关文章
相关下载